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吉林根治白癜风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09:26:3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吉林根治白癜风的医院,复方斑鸠菊丸,云南治白癜风的方法,乌兰浩特白癜风医院,临沂能治白癜风的药物,东阿白癜风,湖北白癜风可以治吗

  作者:项宗西

  在杭州的高中同学发起游遍杭州的活动,寻访发掘那些不太知名的古迹、景点,决定从城北的东河坝子桥起始。身处西北的我一听到坝子桥这个熟悉的地名,不禁思绪如潮,驳杂斑斓的儿时记忆一下子涌到眼前。东河,承载着我心中多少乡愁。

  我的少年时代就是在东河边度过的,那时坝子桥附近有块空地叫大营盘,顾名思义从前是驻兵的营地,解放后曾先后用作浙江师范学院和杭州大学的建设用地,父亲曾在那儿工作,故家搬到东河和大营盘中间的仓河下御跸弄。杭州作为一个江南城市,河道纵横,水系四通八达,“家家尽枕河”也就成为常态。我们家出门几步就是东河,我上学的下城区第三中心小学后门是东河,我家买菜的所巷菜场后面也是东河,小伙伴们上下学就沿着东河玩着耍着打闹着,一天要走好几遍。

  要说东河就必提“东河第一桥”——坝子桥。横跨东河的桥不少,坝子桥是最大最壮观的一座,位于河的最北端,桥名“坝子”是因附近有一座水坝。东河连接运河及市内其他水系,水位高低不同,须筑坝加闸来调节。小时,我常去看船只、木排、竹排翻坝,翻坝是很费力又费时的事。运河的大船只能到武林门,进不了市区,小些的船可以翻坝入东河进市区,木排则要打散过坝再由驶排的工人编好继续以后的行程。

  坝子桥建于南宋,为三孔石砌拱桥,长60米,宽5—6米,长条石砌就的石台阶十分牢实、精致,到了清代又在桥上建重檐歇山式四角桥亭一座,亭柱为八根结实的香樟木,上书有“凤凰亭”匾额一幅。传说桥上常有凤凰来栖,故建此亭。亭上存对联一副:“巽水启文明,留棘院楚庠,左右逢源千古盛;艮山资保障,有仓箱杼轴,春秋利济万家欢。”坝子桥北临运河西有中河,可称左右逢源,艮山门一带有水陆码头、仓储、货场,再往北即为市郊,盛产蚕丝,也是丝织行业鼎盛的地方,“仓箱杼轴”“春秋利济万家欢”确实很贴切。

  儿时的东河是一条市内的运输通道,货船不断,那时没有机动船,都靠人力,撑篙的、摇橹的、拉纤的,河岸边没有专门的纤道,有的地方房子临河壁立,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,好在河不宽,这岸没有下脚处,纤夫们就跳上船到彼岸。到了夏天,能看到大水牛拉船的景象,就像北方马驾辕一样。黑色的水牛浮在船前头,顶着一双弯月似的大牛角,体量是北方黄牛的几倍,呼哧呼哧地喷着气,往往会吸引一帮小伙伴跟着看热闹,可以从坝子桥一直跟到宝善桥。我们的小脑瓜里一直在琢磨,这牛头和脊背都浮在水面上,哪来那么大的劲把重船向前拖?现在想来,应是东河河底深浅不一,碰到浅处四个牛蹄能吃上劲,碰到深处就浮着过去,反正船行有惯性,船夫也可撑篙助力。今日回想起来,我还是对那不惜力的黑水牛和那些绷紧纤绳、汗滴下土、弯腰屈膝的纤夫们充满了崇敬。不要说“妹妹你坐船头”“纤绳荡悠悠”的那份悠闲了,那时他们的所得竟连起码的温饱都很难解决。

  东河也是小伙伴们玩耍历险的好去处,大人天天叮咛不许去河边玩耍,可他们一上班,那些嘱咐便抛到了九霄云外。船有人看着不让爬,木排长长的谁也看不住,小孩们爬上爬下,跳来跳去,不亦乐乎。排上有的地方有两三层木头,但有的地方只有一层,朝上一踩一滑很容易掉下去,这就看你的身手是否敏捷。竹排更滑溜,敢上去的人少之又少。

  我曾在宝善桥下玩水,一不小心滑到东河里去,那时不会游泳,只觉得眼前尽是一片灰绿色,还喝了好几口河水。不知怎么瞎扑腾,我被同去的几个同学拉上岸来,赶紧回家换衣服、晒衣服,确保在父母下班前恢复原样。我的大弟一次放学回家不走东河边小巷,沿着河玩儿,从河边的木桩上一个一个跨过来,结果掉下去,淹得不轻。受了惊又着了凉,父母命我在床边照料他。只见他发高烧,满脸通红、满头大汗,问我:“哥,是不是我快要死了?”至今我还常拿这件事打趣他。

  我中学考上二中,再加上母亲学校分到房子,我家就离开了坝子桥搬到丰禾巷九中宿舍,那儿离东河也不远,每天上学还要跨过东河。等我离开杭州赴宁夏上山下乡期间,在大营盘那边,杭州大学又建了体育场路宿舍,因为分上了父亲单位的房子,时隔7年,我们家又回到了坝子桥畔。此时,东河已经面貌大变,大营盘已成了浙江日报的驻地,桥畔又新建了杭州电视台,桥北则是车水马龙的环城北路,路北仍是大运河——京杭大运河的终端。市里实施了浩大的东、中河改建工程,面貌日新月异。货船早已绝迹,沿岸是漂亮的带状河滨公园,有露台、亭阁、曲径,四季鲜花簇簇,绿草茵茵,水清鱼可数,船行起涟漪。春季,梅花、樱花、杏花、桃花次第开放;秋季,红枫、黄栌点缀,柳丝拂水,水杉亭亭直立。探家时,我经常伴父母沿东河漫步,那是最难得、最惬意、最幸福的时光。到了回宁夏的前夕,我往往会在傍晚时分独自到坝子桥上的凤凰亭里去坐一坐,作为和家乡的告别。一河碧水潺潺流淌,微风拂面,河两岸繁花绿草充满生机,夕阳的余晖斜照过来,亭子的天花板上晃动着忽圆忽碎的光斑。我在那儿遐思,关于人生、故乡、童年,思考回到宁夏又要面对的工作和生活的重担,心中充满了对故乡的不舍和依恋。

  东河是杭州市内普普通通的一条河,河水里流淌着我童年的身影和美好的记忆。离开东河之后,我踏入社会开始了人生的道路。星移物换,岁月沧桑,人到晚年,愈加怀旧。东河水曾洗涤过我童年的灵魂,东河是安放我乡愁的河,它将永远留在我记忆里最深的地方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7年03月31日 15版)

  [责任编辑:王丽媛]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嵊泗白癜风医院